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清灵听到念夏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声,就看到点点屁股一扭,跑了出去。

    “…”

    这家伙又想干嘛?

    李清灵跟柳之墨对视了一眼,“之墨哥,要不你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柳之墨嗯了一声,把小人儿放了下来,亲了一下李清灵的额头,转身走了出去。

    一走出门口,就看到了放在门口前面的庞然大物。

    即便柳之墨做足了心理准备,也忍不住他抽了一口冷气,这…这么大的一头野猪?

    他看了看死得不能再死的大野猪,又看了看神情得意的阿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问阿黄有没有受伤?

    这头野猪起码有五六百斤,阿黄是怎么猎到的?

    阿黄摇了摇脑袋,嗷呜了两声。

    柳之墨不放心的走到阿黄的面前,亲自检查了一番,发现它真的没受伤,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他忍不住拍了一下阿黄的大脑袋,让它下次不能这么莽撞了,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这么大头的野猪,被它拱一下,不死也残。

    他不想看到阿黄为了给他们打猎而受伤。

    阿黄对着柳之墨又嗷呜了两声,说是跟阿白一起猎回来的,它们配合默契,不会受伤的。

    要不是有阿白,它也不会这么莽撞的去跟大野猪打。

    它心里也谨记着李清灵跟它说的话,打不过就跑,不用觉得丢脸,小命重要。

    说什么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让它有能力了,再去报仇也不晚。

    其实它要不是受到点点的刺激,也不会挑这么一个大家伙下手。

    点点那个臭崽子,竟敢偷偷的跑上山猎了一头野猪回来给小小做洗三礼物,也不告诉它一声,让它差点儿丢脸了。

    遂它趁着点点去前院的时候,带着阿白上了宁化山。

    也算是它们好运,逮到了落单的大家伙。

    这大家伙的确有能耐,让它跟阿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打败。

    柳之墨听不懂阿黄的话,依旧沉着脸教训着阿黄几句话,直到看阿黄点头了,脸色才好看了一点儿。

    他揉了揉阿黄的脑袋,郑重的向阿黄道了谢,谢谢它的礼物。

    阿黄又对着柳之墨嗷呜了两声,让柳之墨不用客气。

    接着,它又扭头看了一眼点点,伸着爪子拍了拍点点猎来的野猪,又拍了拍自己猎来的野猪。

    意思很明显的告诉点点,跟它比,它还差得远呢!

    点点:“…”

    柳之墨:“…”

    熙春:“…”

    念夏:“…”

    阿黄挑衅的动作太明显,让他们一看就明白了它的意思。

    点点站了起来,对阿黄说,它以后会比它更厉害的。

    它现在还小,猎不来这么大的大家伙,等它成年后,一定可以的。

    它一定会比它爹更厉害的,要不然,它爹天天打击它。

    阿黄得意的瞥了一眼点点,说它等着,看看它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真的能超过它?

    点点对着阿黄哼了一声,眼珠子转了一圈说,小小很喜欢它的礼物。

    它在猎物上比不过它爹,在见到小小这件事情上,它是略胜一筹的。

    它仗着它自己还小,可以对着主人撒娇卖萌,它爹这么老了,就做不到了。

    这一点它也比它爹强。

    它也可以随时过来看女主人,它爹就不行了。

    在这一点上,它也觉得比它爹强。

    点点在脑子里理了一遍,觉得自己挺多优势的,比它爹有优势,这么一想,觉得郁闷的心情又开心了起来。

    它冲着它爹得意的抬了抬下巴,让它爹看的一阵气恼。

    阿黄伸出爪子,一爪子拍到点点的脑袋上,直接把点点拍趴在地上了,可想而知,它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点点欲哭无泪的趴在地上,在心里骂了它爹一大顿,就算它羡慕妒忌它,也不能这样打它呀?

    要是把它聪明的脑袋打傻了怎么办?它还怎么去打猎给小小吃了?

    嘤嘤…等下它一定要向它娘告状,说它爹打它了。

    它娘最疼它了,一定会狠狠的骂它的。

    脑补了一下被骂的狗血淋头的倒霉爹,点点的心情又愉悦了起来,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阿黄又冷哼了一声。

    哼的阿黄爪子痒痒,又想把它打趴在地上了。

    它觉得它家的这个熊孩子不教训不行,一定要狠狠的教训它一顿,它才会长记性。

    趁着娘子不在,要不要狠揍它一顿?

    感受到它爹身上传来的恶意,点点打了一个寒颤,嗖的一声躲到了柳之墨的身后,寻求柳之墨的保护。

    柳之墨看了点点,又看了看阿黄,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这对父子,真的是…

    幸好娘子生的是闺女,他跟闺女不会有这样的矛盾发生。

    要是生的是儿子,那就难说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