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洛笙愕然地瞪大眼,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大脑有刹那的空白。

    过去,这二十二年的人生里,她从不曾和谁如此亲密,更何况这样激烈而充满占有性的吻,脚底一阵发软,几乎承受不住他的热情。

    他薄软的唇,带着一股噬人的炙热温度,生涩而杂乱无章地碾着她的唇,完全是凭着本能而行,只一味地撕咬,仿佛只是为了宣泄某种濒临崩溃的情绪,凶猛又暴戾。

    可即使是这样,她仍是被口勿得面红耳赤,口腔中,鼻息里,全部都染上了他清冽干净的气息,被夺走氧气的脑袋也渐渐跟着发晕。

    在理智完全被被剥夺前,她抵住他奋力推搡,可那点儿力气跟挠痒痒似的,他强有力的臂膀,犹如最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牢牢地将她锁在怀里,根本无法撼动半分。

    时间仿佛静止了般。

    她听不到陆歆瑶在外面疯狂的拍门声,耳边唯有他骤然粗重的喘.息声,交织着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声,几乎要在这场掠夺的吻里软成一滩泥。

    唇上倏然袭来刺痛,他咬破了她的唇角,一丝血腥味在两人的唇.齿间泛开。

    洛笙疼得蹙起眉,睁开眼,理智重新上线,

    眸子里,清晰地映出男人紧绷的面孔,他的眼睛氤氲湿润,素来白腻的肤色早上一片酡红,红到耳后根,低哑急促地呼吸声,带着一种极致张扬的蛊惑,不遗余力地入侵她的耳膜。

    这样的视听盛宴下,洛笙不得不承认,男.色,有时候魅惑起来,岂止只是要人的命而已,简直就是勾着你的三魂六魄让你神魂颠倒无法自拔。

    往日禁欲而高不敢攀的清冷男人,在陷入意乱.情.迷的此时的此刻,也变得格外地致命。

    洛笙脸烧成一片,心脏砰砰砰直跳,惊诧,羞耻,恐惧……各种,却独独没有厌恶反感等一切排斥的情绪。

    被男人这样肆意侵.犯,不管什么对方有什么样的苦衷,她都该感到愤怒和委屈,可如果对象换成叶峻远,却奇异般地没有那种要死要活的悲愤感。

    有那么一瞬间,她脑子里闪过的,甚至不是“完了,我要贞洁不保了”,而是在担心“惨了,我现在一身汗臭味!”

    心里生出沮丧来,她对自己的色令智晕感到绝望。果然,这个世界就是看脸的,她也免不了成为那样的俗人。

    而逐渐被药性占上风的男人显然没空注意她体味如何,对现在的他来说,眼前的女孩就是最新鲜可口的猎物,冰凉的体温,入手柔腻的肌肤,柔软的腰肢,还有她细细的声音……

    这一切的一切,都驱使着他最原始的野性,恨不得将她嚼碎了狠狠地吃掉。

    两人都是新手上阵,作为主导的叶峻远没表现多好,洛笙更是笨鸟一只,半推半就的挣扎推搡中,她再度被他咬伤唇角,痛得不小心还了一口回去。

    舌尖的疼痛唤起了叶峻远仅存的几分理智,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松开她红.肿的嘴唇,同时也松开了自己的双手。

    洛笙大口喘息,抖着手将被他揉乱的衣服拉下来,然后红着脸,局促不安地紧贴着墙,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窗外依然仍是艳阳天,日光照进这屋里的角角落落,于是一切都无所遁形,包括他们俩此刻的狼狈,清晰无比地印在对方的眼中。

    两人都静默,气氛格外尴尬。

    洛笙不安地看向面前的男人,他也在看着她,双眼血丝遍布,那眼神,交织着狂乱野心,复杂至极,莫名地让她想起凶猛野兽的眼睛。

    最后,还是男人开口打破这片窘迫的沉寂,声音嘶哑地解释,“我,我被下药了……”

    果然如此,洛笙胡乱地点头,心情还没从刚刚的混乱中平静下来,语无伦次地应着,“那,我、我去给你叫瑧哥……”

    “他不在……”叶峻远用力皱了下眉,扶着旁边的架子,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

    “那我送你去医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