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人,夫人要生了。”

    “什么?”柳之墨听到侍卫的话,猛地站了起来,打翻了在他手边的墨水,他顾不得擦,慌里慌张的往外走,“怎么就要生了呢?不是还没到预产期吗?”

    侍卫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也不懂这方面的知识。

    柳之墨心里有点慌,走着走着就跑了起来。

    宁化县的百姓们看到这一幕,差点吓掉了下巴,淡定如风的县令大人怎么跑了起来?

    “大人,怎么了?”

    “看大人慌张的样子,应该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百姓们议论了起来,纷纷猜着县令大人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走,去看看。”

    “好…”

    宁化县的街头又出现了奇异的一幕,柳之墨在前面跑,百姓们在后面追。

    “大人,百姓们在追着你跑。”侍卫回头看了一眼猛追过来的百姓们,嘴角抽了一下,向柳之墨汇报。

    百姓们在凑什么热闹?

    柳之墨一听,扭头一看,看到一大帮百姓追在他身后,他不得不停下脚步,问他们怎么了?是不是有事情找他?

    百姓们看柳之墨停了下来,他们也跟着停了下来,关心的问柳之墨遇到了什么事?让他说出来,他们会想办法帮他的。

    闻言,柳之墨感动的对百姓们笑着道了谢,说是他家娘子要生孩子了,他要赶着回去陪她。

    百姓们听到这件大喜事,兴高采烈的向柳之墨道喜。

    柳之墨向百姓们拱了拱手,“谢谢各位父老乡亲,等孩子出生了,请你们吃红鸡蛋。”

    “好,我们等着。”

    柳之墨又笑了笑,让他们去忙,他先回家了。

    话落,不等百姓们回答,他扭头又跑了起来。

    归心似箭…

    等他跑回到家里,看到骆先生他们,喘着气问,怎样了?

    强装镇定的骆先生看到柳之墨回来了,他悄悄的吁了一口气,又指了一下产房的门,说还没出来。

    柳之墨微微闭了一下眼睛,把气喘过来后,大步的走到产房门口,伸手拍了拍门板,“娘子,不用怕,我回来了。”也不知道娘子在里面害不害怕?“娘子,我进去陪你。”说着,他就要推开房门。

    “不…不用进来。”李清灵用力的喘了一口气,喊了一声,“在门口等着我就好。”听说丈夫看到妻子生产的场面,会影响夫妻生活,不管是不是真的,她也不想去尝试。

    再说了,她也不想让他看到她狼狈的一面,她希望在他的心目中,一直是美美的形象。

    闻言,柳之墨的脚步一顿,对着门板要大喊了起来,“娘子,你没事吧?”女人生孩子就像闯了一次鬼门关,他怕…

    呸呸呸…会平安无事的,娘子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李清灵忍了一波袭来的疼痛,用力的抓着床单,艰难的挤出没事两个字。

    金妈妈实在是看不过眼了,大步的走了出去,用力的打开门,瞪了柳之墨一眼,让他不要瞎叫唤,打扰夫人用力生孩子。

    话落,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关键时刻,天王老子来了,她也照骂不误。

    柳之墨:“…”

    他被骂了?

    “墨儿,过来坐着,不要打扰小灵了。”骆先生走过来,扯到一边,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来,“来,下棋下棋…”下棋可以转移注意力。

    柳之墨六神无主的坐了下来,心里忐忑的开口,“师公,娘子不会有事的,是吧?”他现在急需别人安慰他,给他信心。

    骆先生毫不犹豫的点头说,不会有事的。

    这句话是在安慰柳之墨,也是在安慰他自己。

    他相信小灵一定会平安出来的。

    柳之墨搓了搓手,嗯了一声,转眼看向几个紧张兮兮的孩子,“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不用守在这里。”他也怕会吓到孩子们。

    李清风他们坚决的摇了摇头说,他们一定要呆在这里等李清灵出来。

    没看到李清灵平安出来,他们是不会离开的。

    看他们实在不愿意离开,柳之墨不再劝他们,任由他们守着这里。

    骆先生怕柳之墨紧张过度,又劝着他跟他下棋。

    “师公,我没心情下棋。”他心里紧张得不得了,哪有心思下棋?

    “下棋能转移注意力。”骆先生白了他一眼,他为什么要下棋?不就是为了转移注意力吗?“来,陪师公下一盘棋。”别看他表面那么镇定,他心里也紧张呀!

    转移注意力?

    柳之墨看了一下棋子,片刻,勉强的点了点头,既然能转移注意力,那就下一下。

    他下了几个棋子,胡娟娟急匆匆的跑来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