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七郎也认为连续开分号有点着急,“姥姥、姥爷虽然在什锦县,但是他们也不会打理铺子,还是等找个靠实点的掌柜的更好。再说什锦县离咱这太远了,不好照顾,还是再等等。”

    陈果儿点头,这一点跟她不谋而合。

    又说了会话,陈果儿叫了伙计进来,“你去告诉我爹娘一声,让他们晚上准备好饭菜,我要请刘捕快和李师爷去家里吃饭。”

    随后又打发另一个伙计去请了李师爷和刘捕快,“让他们酉时初往谢家窝铺去就行。”

    两个伙计应是离开。

    “请他们吃饭在铺子里就好了,还回家干啥?”七郎疑惑的问道:“娘忙了一大天也挺累的,还是别折腾了。”

    “没事,家里还有三伯娘和罗五婶她们呐,再说家里火锅和烤肉的炉子也都是现成的,不费啥事。”陈果儿笑了笑,“铺子里比不上家里消停,也省得叫人看着,咱官府里得有人,有点啥事也好照应。”

    七郎皱眉打量着陈果儿,脸上满是不相信,“果儿,你跟哥说实话,你又想干啥?”

    放着好好的铺子不请客,却大费周章的回去家里,说没事谁信?

    七郎预感到陈果儿有事瞒着他。

    “真没事。”陈果儿笑道:“我就是怕铺子里人多口杂,有些话不好说,再说哥也知道新来的新亭长跟咱们不对付,万一被他知道了说不定给刘捕快和李师爷小鞋穿。”

    见陈果儿说的笃定,七郎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心中还是不放心。再三叮嘱陈果儿有啥事一定要跟他商量,不能自己个瞎胡闹才罢休。

    “放心吧哥,我心里有数。”陈果儿笑了笑。

    今天这么安排是源自她想要验证一个猜测,能不能成功陈果儿心里也没底,不过根据她这两天的观察应该差不多。

    没多一会,两个伙计回来了,说已经告诉了李氏,“太太说成,这就准备着。”

    另一个伙计也道:“李师爷和刘捕快都答应了,说待会衙门的事办完了直接过去。”

    陈果儿让他们下去,又看了会账目,时间差不多了。

    李二狗进来,“姑娘,天马上要黑了,道上怕不安生,俺叫老刘套了马车,送姑娘回去。”

    马车还是上次赵九送陈果儿的,老刘也是赵九给配的车夫,本来让他一早一晚送陈果儿。

    只是陈果儿家里没有多余的地方住,而且谢家窝铺离镇上不过三四里地,所以陈果儿只让他在铺子里跟伙计们住,自己照样天天走着来回。

    只是今天陈果儿比平时晚了半个时辰,眼看着天都黑了,李二狗就让老刘备好了车在门外等着。

    “不用。”陈果儿摆了摆手,见李二狗和七郎不放心,笑着说道:“我这就去衙门找李师爷和刘捕快,和他们一块走。”

    有衙门的捕快自然是安全的,李二狗和七郎都不再说什么了。

    陈果儿从铺子里出来,先是往衙门的方向走了几步,而后在一处拐角的时候脚跟一转,直接走向了城门口。

    出了城门口就是官道,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