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清灵还没来得及去打听萧倾月,萧夫人就请了一个相熟的夫人来打探李清灵的口风。

    心里一喜,萧家也是看上柳之砚了。

    她趁机也就放出了一点口风给萧家,让萧家有个底。

    那位夫人听到李清灵的话后,就笑呵呵的去回了萧夫人的话。

    萧夫人听了,欢喜的笑了起来,走去问萧倾月的意思。

    柳之砚不同于李清风,她这个姐姐完全可以帮他做主,柳之砚上头还有柳之墨,还有柳老头,这都得要问过他们的意思才行。

    当李清灵把这事跟柳之墨一说,柳之墨沉吟了一下道:“我跟萧大人接触过几次,他这人挺清廉,家风也不错,要是他的女儿好,倒可以定下来。”顿了下,“之砚是打算要外放的,你把这事也透露给萧夫人,看她舍不舍得把女儿嫁过来?”

    之砚外放,肯定是要带家眷去的。

    李清灵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又让他跟柳老头说一说,看柳老头有什么想法?

    “行,我会去跟爷爷说一下的。”

    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李清灵伸手抱着柳之墨的腰,靠在他的身上,笑了一声说,她有种儿子要成亲了的感觉,既高兴又惆怅。

    把李清灵从身后拉了过来,双手揽着她的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说,“习惯了就好。”孩子大了,总要成亲生子,离开他们身边的,能陪她的,也就只有他了,反之,亦然。

    抬头娇嗔了他一眼,李清灵没好气的说,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习惯得了,等到小小成亲那一天,看你习不习惯?

    “不嫁了。”

    他拒绝想这件事情,他的女儿还小,不会嫁那么早的。

    嗤笑了一声,看看,这也就说说,他就不爽了,要真是到了那一天,他还不得怎么样呢?

    有个爱女如命的岳父,女婿是惨了。

    抬手把玩着他的衣领,李清灵又说起了柳之柔,“别说之砚小风了,就连柔柔也有人打听了。”那天赏花宴,有夫人看中了柔柔,也向她探了探口风,“转眼间,孩子们就长大了,我们也老了。”想想真的挺惆怅的。

    双手捧着她的脸颊,柳之墨看了看,笑着说,哪里老了?娘子依旧年轻漂亮。

    这么多年来,她就是比以前成熟了,真没见她老。

    李清灵瞥了他一眼,问他是不是吃糖了,嘴巴这么甜?

    她是女人,是女人就不喜欢自己变老,就希望自己永远年轻,漂亮。

    所以听到他说的这话,不管是不是真的,她心里也高兴。

    “想知道为夫吃没吃糖,尝一下就知道了。”说罢,趁着李清灵还没有反应过来,低下头就亲了下去。

    边亲边抱着她往床边走,他想让她知道,即使她变老了,也依然让他很心动。

    这辈子,唯一能让他心动的,除了她,没有别人。

    …

    萧柳两家皆觉得这门亲事很好,两个小年轻也见过对方,对对方的印象也好,就这样,亲事以快速的速度定了下来。

    就连成亲的日子也选好了,在明年的三月成亲。

    李清风的成亲日子也紧跟随后,在明年的四月份。

    这可把李清灵忙坏了,要准备两个弟弟成亲的事情。

    幸好两个小的黏着他们的姐姐,不再黏着她了,要不然,她会更累更崩溃。

    “小风,这是姐姐给你看好的宅子,等你成亲后,就搬到宅子上去住。”李清灵把房契交到李清风的手里,连同一些田契地契铺子,“这些都是给你的,好好过日子,李家的门楣就靠你了。”

    她也对得起爹娘了,把弟弟养得这么大这么好,看着他娶妻生子。

    她肩膀上的担子,又轻松一点了。

    李清风的鼻子一酸,就拿了一张房契,其他的退还给李清灵,说他会自己挣,不用姐姐给。

    瞪了一眼李清风,李清灵又把嫌弃那些塞到他手里,“拿着,又不是单单给你一个人,家里的孩子全都有份。”她这几年挣的钱也不少,在京城附近,看到有卖田地的,觉得不错的,都会买下来。

    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张罗了一些家产,等几个孩子要成亲了,就一人分一些。

    不偏不移,人人有份。

    又看了一眼李清灵,重重地咬了一下下唇,李清风红着眼眶,问她,姐夫知不知道?

    伸手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李清灵取笑他,这么大了还哭,多丢人呐!

    李清风赌气的回了一句,你是我姐,在你面前哭又怎么了。

    “是是,我是你姐。”李清灵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片刻又敛了敛笑容,严肃着脸说,“你姐夫知道,还想多给你添一些,是我拦着他,不让他添了。”

    “姐姐能帮你的也就这么多了,等你成亲了,好好跟着我过日子,知道吗?”

    “好…”李清风郑重的点了点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不知道他上辈子修了多少的福气,才能拥有这么好的姐姐?

    这辈子他一定会好好的孝顺姐姐的,报答姐姐的。

    李清灵又叨叨絮絮的跟他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